?
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上葡京文化 > 无论是文字交流还是现实中面对面的问询

 

无论是文字交流还是现实中面对面的问询

时间:2017-08-20 10:36 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 
  时常,有人会问我:鹏程,你朋友很多吧。
  
  我都会笑笑,然后轻声回答:我朋友很少,因为我对朋友这个词很苛刻的。
  
  友人不解,我亦不做解释。其实,原本我想说一句话来回应这个问题:如人饮水,冷暖自知。
  
  庆幸的是,网络里、生活中,我有几枚为数不多,却足以温暖我、批评我、鼓励我,暖茶般友人。
  
  我是一个喜欢探讨的人。这样的探讨仅限于与心灵默契的友人,针对某一话题展开讨论。
  
  就讨论的本身而言,大多数时候是苦不堪言的。不仅是长时间身体的坚持,更有灵魂对话时候的那份碰撞。意识形态领域的对话,真的不是听上去那么美。探讨的最终目的,更不是谁说服谁,驾驭谁,而是同频、而是并轨。
  
  西藏的辩经,大抵就是这样的前提下进行的。不仅是对宗教领域文化的熟读,更是对世间万物、天文地理、百味人生的彻悟。
  
  大乘,真的是一种日积月累的境界。
  
  在中国,你自身如何优秀,都只是一个前提,仅仅是一个前提。
  
  然后,就是融入。融入社会,融入人群,融入到滚滚的红尘中,去将自己熏陶、去浸染、去千锤百炼。
  
  在中国,不管你喜不喜欢,不管你愿不愿意,不管你接受或排斥,都有一个看不到却时刻存在的东西,叫做圈子。同学圈、同事圈、交际圈、各种圈。一圈套一圈,可高可低,可大可小,可近可远,又,可精神可物质的,圈!
  
  就我看来,这样的圈,恰恰是中国五千年文化精髓的延伸。这样的圈子,源于个体兴盛于群体,是不已个人意志所转移的。
  
  这,便是我一直以来思考的一个社会话题-----圈子文化。
  
  圈子文化,绝对和文化圈子是两码事。
  
  这好比,爹和儿子的关系式。
  
  在我看来:写作的最高境界,就是不矫情,更不能无病呻吟。这点,我得承认,这得益于苏先生对我长久以来持之以恒的鞭策。作为一位本土资深的纸媒编辑,苏先生对我文学之路的引领真的是功不可没。曾经的岁月里,我对苏先生的文字痴迷到一种病态,我用一切可能的手段来获取她发表于各处的文字。或正规八股,或主旋律,或小女人感性,无一例外,都做了我那些岁月的范文。对苏先生的推崇,不仅表现在文字上,还有做人中的风骨。苏是那种和陈道明先生一样的人,都是那种高傲到骨子里的最深处。她善于文字精于读书,但从不喜欢人云亦云的刻意风雅。她的文字足以信手装订成册出版发行,却不屑于某种虚名和虚荣下的发表。她采编的稿件曾经让封疆大吏批阅却从不会引以为荣。她,只做自己。她做人的谦恭和她文字的犀利,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但是,痴迷也好,欣赏也罢,我们谈不上多投缘。这个深受小资鼻祖张爱玲毒害的女子,她的特立独行和我行我素,是那个岁月里的我,所不能忍受和抓狂的。她打字速度不仅奇快,而且准、狠、辣!字字直击心灵痛楚,宛似那猫爪一般犀利的文字,总会让电脑前交流的我几欲砸掉电脑,方解心头之恨。用她的话说:榨出你皮袍下的小来。于是,每次的交流,成了痛并快乐着的感受。这样的冲突,尤其以酒后的她,尤甚。每次不把我批个遍体鳞伤、一无完处,她是决不罢休的。而恼羞成怒的我,也会用疯子一词来回击她。每每如此,她总会用文字放肆的大笑,带着三分醉意和七分真性情,就那么在我面前,肆无忌惮的笑。直到,笑着笑着,我能感受到,她的压抑和落寞。。。
  
上一篇:这是一部很适合我们这个年龄层次的人看的电视剧 下一篇:一个对我恨铁不成钢的友人给予我的正能量
?